您现在的位置:香港蓝月亮资料大全 > 教学资源 > 二中题库 > 正文内容

凉风有信-新闻网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19-02-26 浏览次数:

  凉风有信-新闻网凉风有信 点击数:加入时间:2013-10-28 这个城市的空气似乎是瞬间冷却下来的。回想起来,一点可供追踪的痕迹也没有。我不懂这里的寒冷是从哪一刻开始的,正如我不懂这里的炎热是从哪一刻开始的一样。是的,在这个城市的炎热到来的时候,我还不属于这个城市。当然,准确的说,现在的我,同样地并不属于这座城市。 于是,国庆长假在北京的出游,完全是以外地人的视角审视着这座庞大的城市。第二次来京,仍免不了距离感,所能做的似乎只有仰望。来到这个仰望到脖子发酸的城市里,大城市有大城市的性格,北京这样一个无比巨大的城市,早已习惯了面对人们的涌入和逃离。找到归属感吗?连存在感都无从寻找又何来归属感呢? 走在熙熙攘攘的地铁站,走在人满为患的风景区,走在金碧辉煌的大商场,走在无数车道的马路边,才发现,自己是多么的渺小,才终于不得不相信,自己的力量不足以改变什么。 那时的天气还并不算寒冷,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各个景区晃荡。每天早上走很长的路、坐两个小时的地铁、或许还要换乘公交,不辞辛劳地奔赴景点。景点的乐趣并不尽如人意,售票处前大排长龙,景区内挤得甚至难以随意走动。而北京之大,常常让我双脚发酸,却仍毫无归意。晚上八点过后,终于不得不走进地铁站,又随着庞大的人流颠簸一两个小时。 出站的时候往往很迟了,夜色中的沙河因少有行人而倍显寒气逼人。我放开步子跑起来,呼出的白气融化在浅浅的路灯下。抬起头是分明的月色,但这月色锁在高高的穹宇中,不肯投下过多的光辉。只有这个时候才知道冷,却也因在月光下奋力地奔跑而浑然不觉了。 我的确期待融入,但距离感没有一分钟不是横亘在我面前。这距离感不仅来自巨大城市的面无表情,更来自身边。 这个城市确实打破了我的心理平衡,但我竟仍没想过退缩。甚至,我还在不久前鼓励高中学弟的短信中引了《天堂电影院》里的一句台词,“如果你不出去走走,你就会以为这就是全世界。” 我从没以为我原本所在的城市是全世界,我深知它的狭小,却仍难以自拔地为自己不值一提的成就沾沾自喜。果然小城镇的狭小环境是会不可避免地带来盲目自信的。好在我的自知之明告诉我,我应当抛开一切束手束脚的既得荣誉,走到更广大但亦有挑战性的平台中。 我有这样的思想准备。但当出类拔萃不复存在、人尽皆知已成过往、连被人认可都困难的种种现象,如同一夜骤冷的凉风,突如其来之时,我还是打了个冷战。 秋天的寒意来得这般突然,前几日却还感觉不到,至少在中秋时的南锣鼓巷里丝毫没有察觉。 就在这个秋天彻底降临之前,我和高中的同学在南锣鼓巷聚在一起了。我们一路吃,一路看,一路聊,一路闹。我们从各自近况聊到南北差异,从专业取向聊到人生理想。我们就这么短暂地玩了整整一天。 从前是没有过的。这两位确实是我很好很好的朋友,但之前在原本的城市里,从来没有过集体的出游。也并不能确切地想起高中整个三年我都干了什么,总之竟然把这样一件现在想来极为重要的事扔出了日程。 那这样想来,这一天的相聚确有些奇妙。在异乡的人流中,听着乡音,望着乡颜。一回头,谁能确定不会忘了身处怎样的时空? 很快,时空转换,我又在月光下努力地奔跑,周围的夜色裹挟着寒气漫天铺开,向我袭来。 回到寝室后,便想翻阅过去的照片。高考结束后的两周,我做了一个班级的留念视频,惹来无数唏嘘。但我基本无感,因为做的时候从音乐到选图到换场效果都调试了无数遍,已经很清楚其间脉络。 但还没等到我调出这个视频,只是在学校的网站上看到新学期家长会的照片,就已让我心头微微一动。图片中有许多曾经在我以为没有尽头的课堂中,站在讲台上不知疲倦地讲课的老师们。他们风格迥异,在他们身后的黑板上却同样地印着高一的班级字样。 黑板还是老样子,三分之一处一道白线示意着投影仪屏幕遮盖的地方。教室也还是一样,整齐地排着曾经被我们日日抱怨的木头桌椅。老师们也并没有变,穿着那些眼熟的衣服,甚至他们的音容笑貌在图片中都能清晰可见。变的只是,原本是课桌到讲台的距离,现在是北京和福建的距离。 曾经无数次抱怨看不到尽头的高三,却只过完了春夏。现在秋天来了,我站在一个我只知道名字的地方。 秋天来了,就会想到曾经的校服。我们高三的时候,德育处开始要求每天穿校服,为了让这个政策在冬天也能保持执行,德育处特意定做了加厚的棉袄校服。虽不好看,但真的很保暖。 那时,穿着厚厚的校服,每天熬夜到两点,中午放学后还留下做半个小时的作业,晚上若是要上课就在教室用面包配矿泉水当晚餐。写不完的笔记,做不完的题目,背不完的知识点,五三,世纪金榜,创意课堂,步步高,三维设计,试题调研,各种书本、习题册、笔记本在书桌一角摞成小山。每天只睡四个半小时仍强迫着自己精神百倍。订计划,写标语,竟也这么不可思议地硬撑过来。 我深知是什么支撑着我一步一步地挺过来。从冬天臃肿的加厚校服开始,衣服先加后减,一件一件地慢慢变薄,后黑板上的倒计时跟着不紧不慢地递减,从冬天到春天,从春天到夏天,在天气大热前,倒计时抢先变成了零。 只因为我想离开,我不愿城市的狭小使我变成一个固步自封、坐井观天的人,我知道我需要勇敢地往更大的平台中去,去尝试,去体验,去见识,去失败,去收获。扔掉过去的过程并不容易,不论是过去的荣誉还是过去的伤痛,但只有这样才能有更低的姿态、更新的开始。 于是,当秋日凉风渐起时,我有幸站在了这里,站在这座巨型城市的一个角落。的确,我很在意与这座城市之间挥之不去的距离,但至少,我来了,我向这座城市迈出了第一步。(葛枭语)编辑:贾爱平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